日本彩票官网|易购彩票官网
如果吳亦凡是破壁人
文章 > 漫畫文學 > 文學
閱讀量:...
評論:18
...
南堂石燕食 0 香蕉

分享文章到

2019年04月05日 15:35:03
危機紀元 12年

這一天,吳亦凡躺在房間中,舒展著演唱會后的疲憊。

他拿出手機,向剛剛送花的那個女粉絲約了時間 ,又向酒店訂房。

“你好,我想訂一間大床房。”

“你好,面壁者吳亦凡,”電話中響起了一個冰冷低沉的聲音,“我是你的破壁人。”

吳亦凡身體顫抖了一下,但隨即恢復鎮定:

“現在連酒店人員都會開玩笑了么?”

“再次重申一遍,吳先生,我是您的破壁人。”

“既然是我的破壁人,”吳亦凡笑笑,”那你就該知道,自從我的面壁者身份公布后,每天都有數以百計的人自稱是我的破壁人。”

“是的,我知道。但很遺憾,恕我直言,他們不過是胡鬧的孩子而已,他們并不屬于ETO,對主也毫無了解。”

“是么?”吳亦凡咄咄逼人,“我還以為我會和真正的破壁人有個更正式的會面呢。”

“的確,用電話是草率了一些,”那聲音頓了頓,“但在破解了你的計劃后,我發現即使動用ETO的資源,也難以和你見上一面。畢竟,你可是名滿天下的大明星。

“我只好到你最愛去的那家酒店當前臺,守株待兔,等著你的訂房電話。用這種方式破壁,也純屬無奈。”

“是么?那,請開始你的表演吧。”吳亦凡表面鎮定,內心卻隱隱不安,他感覺電話中的人和以前遇到的那些“破壁人”的確不同。

“好的,吳先生。

“首先,請允許我對您周密而極富想象力的計劃表示由衷的贊嘆,能夠成為您的破壁人,我很榮幸。

“您對您的計劃掩飾得極好,ETO幾乎完全被您蒙騙過去,甚至以為您并非資料中所顯示的‘第五位面壁者’。

“成為面壁者之后,您動用大量資源,讓自己成為了首屈一指的偶像明星,但是您又巧妙地偽裝自己,造成了您好像名不符實的表象。

“不得不說,您在電影《痔青春》中不茍一笑,癡若面癱的精彩表演讓ETO幾乎相信您并沒有演技,仿佛主那樣不會偽裝自己。

“但‘偽裝不會偽裝,才是最大的偽裝’,您為了麻痹我們,動用面壁計劃資源出演了大量影視劇,給自己在公眾面前打上了‘不會演戲’的標簽與烙印。

“同時,您也借影視劇的熱播,給自己真正的計劃打掩護。您甚至在微博簽名上都寫著‘其實我是一個演員’,您很聰明,幾年前的我幾乎就被誤導,忽略掉您真正的計劃方向——音樂。”

聽到這兩個字,吳亦凡虎軀一震,手機幾乎要從手中掉出,但他還是強作鎮靜:

“呵呵,我建議你多聽聽自己的現場,你的詞兒全錯了。”

“吳先生,您不必再演了。老實說,我要是您,我不會那么心急地去參加《中國有稀哈》,甚至急不可耐地舉辦第二季,我會慢慢來的。”

“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,老實說,我對你們很失望,不止你,包括你們ETO在座的每一個人,”吳亦凡聲音有些嘶啞,“我對你們都很失望!”

“吳先生,不必氣急敗壞,當然我知道,您現在的氣急敗壞甚至都還是在演戲,因為我還并未講到您計劃真正重要的部分。”

吳亦凡頓時沉默不語。

“您看似在做音樂,然而音樂卻只是手段、是形式,您的真實目的是擴大粉絲群體,不斷擴大。您不滿足于只有中國粉絲,您知道音樂無國界,于是甚至想帶領中國音樂走向世界,在世界范圍內圈粉。

“使我疑惑的是,既然您都已經動用面壁計劃資源來寫歌和拍電影,可為什么您不利用面壁計劃資源為自己直接圈粉?您想擴大粉絲群體,可為什么又并不在意自己作品的品質,甚至故意降低質量?

“我花了三年才想通這是為什么。當我明白之時,我不由得對您的計劃充滿敬意。

“.......請說。”吳亦凡將手機開了免提放在桌上,然后自己癱坐在座位上,放棄了抵抗。

“時間追溯到面壁計劃開始的第二年,當您被選為‘面壁者第二梯隊’的隱秘一員時,您和其他面壁者一起,閱讀了關于主現存的所有資料。

“我通過智子傳來的那段影像,反復觀察您讀資料時的狀態,我通過微表情發現,您對一段資料有著濃厚興趣。

“‘不要回答,不要回答,不要回答’,那是主與我們取得的第一次聯系,當然,那是個叛徒。但您從這段其告誡地球的話中,顯然得到了什么啟發。

“您認為,三體人并非鐵板一塊,他們的其中一些很有人性,甚至不愿侵略地球,您覺得可以將他們當作人類看待。

吳亦凡在坐椅上輕輕搖了搖頭,是的,他無法抵賴了。

“于是,您打算以操控人類的方式操控那部分三體人,您發現偶像之于腦殘粉,是最好的操控方式。

“因為音樂無國界,甚至無宇宙界,您打算成為一個宇宙級的偶像歌手,吸引到三體粉絲,解除危機。

“您深知由于文化的不同,在地球聽來悅耳動聽的音樂,到了三體文明可能就會十分難聽。在這種情況下,您用全人類做了一個實驗,您發表了許多難聽至極的音樂,并想看看在這種情況下是否還會有粉絲。

“實驗結果好得出乎您的意料,您發現就算作品再難聽,照樣可以吸引到大量粉絲為之買賬。

“但您并不明白,您究竟是何處吸引了粉絲,不了解原因,您也難以將同樣的方法用在三體人身上。

“于是,您約了許多女粉來酒店開房,在外謊稱是艸粉,但您其實是在自己做調查,艸粉只是個借口,您的真實目的,是想搞清粉絲愛你的原因。

“每次開房時您都會假裝不經意地問諸如‘寶貝兒你到底喜歡我哪里’之類的問題,以搞清粉絲愛你的原因,事后您也并不會做記錄,只將結果記在心里。這種小細節差點就躲過了智子的監視,您的確厲害。

“在收集到了足夠多的樣本數據后,您終于明白了粉絲愛你的原因,接著您開始了下一步行動,您參加了《中國有稀哈》,打算從中吸取新鮮血液,建立一支偶像天團,準備日后向三體艦隊發送你們的歌曲,以培養三體腦殘粉。

“在《中國有稀哈》計劃較為圓滿地結束之后,您再次用全人類做了一個實驗,因為您不知道腦殘粉的威力到底能有多大,您害怕就算成功培育出了三體艦隊中的腦殘粉,也不能改變入侵地球的結果。

“這就是幾個月之前的那次刷榜事件,您發表新歌,并不動用面壁計劃資源,僅暗示腦殘粉幫你刷榜,您想看看他們的威力到底能有多大。

“這一次實驗結果也是令你滿意的。您成功上了美國歌榜。您胸有成竹地計算,只要三體艦隊中有二十到二十五分之一的人成為您的腦殘粉,那么地球就不可能被入侵。

“而根據您通過開房得來的粉絲心理研究,您認為創造這個數字的腦殘粉還是可能的,對么?”

“說完了?”吳亦凡從椅子上緩緩站起。

“說完了。”

“那么你覺得呢?可能么?”

“.....您的計劃的確很好,但還是那句話,

“主不在乎。”

“........”

“對了,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前臺,我還是要問你,大床房還開么?”

“不了,”吳亦凡輕聲說,“方便問下你的名字么?”

“.....我沒有名字,我的名字在我成為您的破壁人那天就被抹去了,”那聲音沉默許久,“其實我很喜歡您的那首《大碗寬面》,你就叫我斯卡兒吧。我在三體游戲里的Id也是這個。”

“好的斯卡兒。”

“再見。”

“再見。”

掛下電話,吳亦凡呆立在房中,倘然若失。

翌日,各大新聞媒體頭條皆為《震驚!吳亦凡被破壁!揭秘其拯救人類的偉大計劃》。

萬千粉絲了解了吳亦凡的良苦用心,被感動到哭。吳亦凡因如此心系人類,榮獲當年格萊美獎、奧斯卡影帝與諾貝爾和平獎,但吳亦凡婉言謝絕領獎,稱“被破壁了就不再是英雄了,希望大家還是多多關注現存的面壁者”。

幾日后,吳亦凡將自己的資產盡數捐獻給了面壁計劃基金,成為了面壁計劃的一名負責人。取消了一切演藝活動,并進行冬眠,表示“希望到最后與全人類一起共同迎戰三體”。

無數粉絲哭到昏厥,上萬人因吳亦凡的退出而自殺,后來人們將這一天——危機紀元十二年九月十七日——稱為自殺日。

而吳亦凡在冬眠艙中,緩緩地閉上了雙眼。

危機紀元 205年

這天,工作人員小王在檢查了冬眠艙的各項參數后,坐到了冬眠室門口。他無所事事,叼著根煙發呆,想自己何時才能換掉這份冬眠室保安的工作。

此時,他突然看見了一個邪魅的身影向冬眠室走來,此處怎么會有人?職業的警覺讓他捏緊了腰間的手槍。

接著他看到了一張英俊的臉龐,是吳亦凡,面壁計劃負責人之一的吳亦凡,小王松了口氣,把手從槍上拿了開:

“吳亦凡先生?您怎么來這兒了?”

吳亦凡在五年前結束了冬眠,并重新做回了偶像,作為曾經的面壁者,他在世界上享有盛譽。

“啊,我就隨便逛逛,畢竟我是面壁計劃負責人嘛。”

“哈哈,也是,不過吳先生,面壁計劃幾乎已經要被取消了。”

“我知道,”吳亦凡點頭,“我五年前就蘇醒了,知道現在的事,我們有強大的宇宙艦隊,已經不需要面壁計劃保護地球了。”

“嗯。”小王答應。

“對了,這間冬眠室里冬眠的是誰啊?”吳亦凡好像不經意地問。

“是羅輯,他也是個面壁者呢。”

“就是那個參加面壁計劃只是為了找老婆的羅輯?神經兮兮向星星施咒的那個羅輯?”吳亦凡嘲諷。

“哈哈,就是他呢。”

“果然是他呀。”

“果然?”

“沒什么,”吳亦凡擺手,”對了,你這兒冬眠艙參數正常嗎?”

“一切正常。”

“帶我看看。”吳亦凡命令。

“好。”

小王答應著,轉身去開冬眠室的門,卻發現一把冰冷的手槍抵在了他的后腦上。

“吳亦凡先生?”小王顫抖著問,“您在做什么?”

“其實,我是一個演員。”吳亦凡輕聲說。

“重新自我介紹一下,我是吳亦凡,頂級流量明星,前面壁者,現面壁計劃負責人,同時,也是ETO降臨派最高領導人之一,”吳亦凡冷冷地說,“也稱加拿大電鰻。”

“什么,吳先生?您是ETO的?!為什么?現在有宇宙艦隊,地球根本不懼怕三體了,您為什么還為ETO效命?!”

“什么宇宙艦隊,主根本不在乎那些,主的最高命令一直只有一條,”吳亦凡冷笑,“殺掉羅輯,其他都不重要。”

“別殺我!”小王尖叫,“我奶奶還是您的粉絲!”

一聲槍響。

吳亦凡走進冬眠室,提起槍對準了羅輯的冬眠艙。

這一天他已經等了太久,偽裝成面壁者也好,假裝精心設計面壁計劃也好,在五年前結束冬眠適應社會也好,一切的一切,都是為了能在今天,殺死羅輯。

“推翻人類暴政,世界屬于三體!”吳亦凡嘶吼。

一聲鈍響,吳亦凡突然感到后心一陣劇痛,回過神來,他已經摔倒在地,手被反剪到了背后,槍也被奪走。

接著出現在吳亦凡眼前的,是一個五大三粗,渾身煙味的中年男人。吳亦凡認出了他,是曾經在地球安全防務部保護羅輯的史強。

“吳亦凡,真是沒想到啊。”史強感慨,“你竟然都是ETO的人。”

“放開我!放開我!!”吳亦凡劇烈掙扎,地面的塵土臟了他的衣服和頭發,眼看精心策劃多年的計劃就要破產,吳亦凡再也顧不得體面。

“為什么要效力ETO呢?”史強問,“你到底是什么時候叛變人類的?”

“你懂個屁!!”吳亦凡聲嘶力竭,“我早就加入ETO了,遠在成為面壁者之前,我和你從來就不是一邊的!

“那年我離開了EXO,回到國內發展,出了一些作品,我本來以為還不錯,就下了一個叫逼乎的軟件,沒想到,上面盡是對我的挖苦,詆毀和嘲諷!

“每個人都黑我,每個人都罵我,那時,我便明白了人類的不堪,我帶著無比的怨恨加入了ETO,發誓要滅絕全人類!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吳亦凡竭斯底里地狂笑起來,“不是說我不會演戲嗎!?我演了這么多年,從面壁計劃到今天,我難道還演得不好嗎!?”

史強沉默。

“告訴你,別太得意,”吳亦凡停止狂笑,“我可不只要干暗殺羅輯一件事,我通過我的作品,已經對許多人洗腦了,我不會告訴你效果的,我只告訴你,這遠比思想鋼印厲害。”

史強搖了搖頭,又叫來了幾個人將吳亦凡帶走,然后獨自坐在冬眠室,等著羅輯不久后的醒來。

DX3906星系黑域紀元

647號小宇宙中

這天,關一帆從田間勞作歸來,忽然發現程心有些不對勁。

只見程心狀如面癱,一動不動,仿佛蠟像。關一帆與智子在一旁不知所措。

忽然,程心冷冷地說:“斯卡兒,你有freestyle嗎?”

(完)


編輯于 2019-02-21?著作權歸作者所有

轉自知乎“關山”
收藏
投蕉
南堂石燕食 0 香蕉

稿件中的視頻

相關文章

尷尬!香蕉余額不足

下載APP可得更多香蕉

連續簽到,最高獎勵666蕉

時不我待,掃碼下載

0

錯誤信息

日本彩票官网